欢迎访问深圳社科网 今天是
站內搜索: 企業郵箱 | 收藏本站 |聯系我們

社科簡訊

“我的信心更大了”——與任正非面對面

 日期:2021-02-10    来源:深圳特区报

  2月9日,任正非在山西太原接受采访。 新华社发

  

  新华社太原2月9日电 9日,华为公司创始人、CEO任正非在山西太原参加了“智能矿山创新实验室”揭牌仪式。这是华为赋能煤炭行业的一大举措。

  華爲2020年業績如何?是否會多元化發展?如何看待手機等終端業務?對未來經營信心怎樣?任正非就社會關注的諸多問題,與中外記者面對面。

  ●少人、無人、安全、高效,未來向全世界礦山提供服務

  問:華爲與山西共建的智能礦山創新實驗室,在華爲全球布局中是什麽定位?

  答:華爲以前的通信網絡主要是聯接千家萬戶,爲幾十億人提供聯接。但是到了5G時代,主要的聯接對象是企業,比如機場、碼頭、煤礦、鋼鐵、汽車制造、飛機制造……這些都是我們不熟悉的領域,所以我們在各個領域都成立了聯合實驗室,以便了解這些行業的需求。

  我們在全球大概有100多個研究所和聯合實驗室,大多數是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美學……各類專業技術研究所,少量應用型實驗室是與客戶合作建立的聯合實驗室。

  這次我們在山西建立了智能礦山創新實驗室,是將5G用于礦山服務的提升。現在這個實驗室已經有了220位專家,其中53位是來自華爲的專家,華爲的專家多數是電子技術專家,150多位是山西對煤炭行業比較了解的專家,他們組成了一個聯合實驗室,實行雙重責任制。在煤炭方面,煤炭行業帶頭人的話語權要大一些;在電子方面,華爲帶頭人的話語權偏大一些。

  在5G應用上,世界上多數信息通信技術公司都沒有選擇礦山作爲突破口,但我們選擇了礦山。中國有5300多座煤礦、2700多座金屬礦,如果能把這8000多座礦山做好,我們就有可能給全世界的礦山提供服務。你們有機會可以參觀一下天津港,天津港裝船、運輸都是接近無人化的,我們希望礦山也走向無人化。如果我們真正實現了這一步,對加拿大、俄羅斯在北冰洋地區的礦山開采將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凍土地帶的條件極其惡劣,人們不願意在那裏生活,這麽豐富的資源在那裏睡覺,如果無人方式開采,這些資源都被開采出來,對人類社會將有重大貢獻。

  問:智能礦山創新實驗室將會給山西帶來什麽變化?

  答:我們能幫助煤炭行業實現少人、無人、安全、高效,這不僅解決了煤礦的安全、高效生産問題,讓煤礦工人可以“穿西裝、打領帶”地工作,也可能帶動山西煤礦機械發展。

  山西煤礦的建設總體不錯,絕大多數煤礦已經實現機械化,少數煤礦已走向了自動化,我們把信息通信技術應用到礦山中,最主要是幫助煤礦實現智能化。

  比如說,山西預防瓦斯爆炸的系統做得非常好,但是有4根線連接瓦斯傳感器,兩根電源線、兩根信號線。當我們進來後,瓦斯傳感器就不需要有線了,設備供電使用電池,往上無線傳輸。不僅在坑道裏可以隨意布置,而且隨著礦機任意前進,不需要因爲布線導致礦機的采掘移動進展變慢,就提高了産出能力;用小型電池低能量地對瓦斯報警器供電,12-18個月更換一次電池即可。我們會和山西煤炭系統合作起來推進防爆系統的進步,這個産品也可以推廣到全世界。

  ●先從“煤礦軍團”開始,向機場、碼頭、鋼鐵拓展

  問:華爲成立“煤礦軍團”,是否也要進軍鋼廠、碼頭等?

  答:爲什麽叫“軍團”?“軍團”的說法來自Google,我們是向Google學習的。“軍團”就是把基礎研究的科學家、技術專家、産品專家、工程專家、銷售專家、交付與服務專家全都彙聚在一個部門,縮短了産品進步的周期。

  港口、碼頭已經規模化先開始了。煤炭是第一個采用“軍團”模式的。將來你們可以參觀深圳機場、上海機場、迪拜機場……我們大大縮短了機場的調度時間。例如,遇到雷暴天氣或者各種問題導致機場全面混亂時,重新排廊橋的位置,人工一般要4小時,現在幾秒鍾就排好了;而且每架飛機在跑道上的滑行時間節省了2分鍾。

  你們還可以參觀湘潭鋼鐵廠,煉鋼爐、軋鋼機前已經沒有人了,真正實現工人“穿上西裝、戴著戒指”在控制室裏煉鋼、軋鋼。隨著VR、AR的使用,煉鋼爐裏的化學成分用眼鏡就能看見,不需要像過去拿一個勺子舀出來在外面進行化驗,這樣提升了煉鋼速度,增強了合金鋼能力。

  港口也是一樣,甯波港、蛇口港多數工序已經無人化了。在這些領域是否實行“軍團”模式,要看需求。機場、碼頭大量是數學問題,很好解決;煤礦大量是物理、化學問題,對我們是一個新問題。

  音樂,我們也組成了“軍團”。我們做了非常多的創新,把聲學等各種科學家壓縮到一個團隊裏,去形成新的音樂“軍團”。

  是否做“軍團”,主要看科學家是否需要編進最前線的作戰團隊,如果需要就采用“軍團”模式,如果不需要就采用矩陣的業務模塊模式。

  ●我的信心更大了,有了更多克服困難的手段

  問:一年前您說對華爲在挑戰中活下來有信心,一年過去了,您現在還對華爲抱有一樣的信心嗎?

  答:我對華爲公司生存的信心更大了,而不是更小,因爲我們有了更多克服困難的手段。2020年,我們的銷售收入和利潤都實現了正增長。歡迎你有機會去參觀一下甯波港,看看深圳的機場,以及迪拜機場、德國汽車工廠等,都因爲我們提供了5G服務而産生了巨大進步。現在我們還是在繼續獲得大量客戶的信任。

  我們開展了“南泥灣”計劃,這個名詞實際上就是指生産自救。比如,我們在煤炭、鋼鐵、音樂、智慧屏、PC機、平板等領域都可能有很大的突破。

  所以,我們不依靠手機也能存活。

  現在我們只想自己多努力,努力尋找能生存下來的機會。煤礦就是機會,這麽多煤礦將來産生上千億元價值,上千億元可以養活多少人呀。

  問:現在華爲手機業務收入不可避免地在下滑,華爲也在從其他新的機會點獲取收入,您覺得這些收入是否可以對沖掉手機業務的下滑?如果是,需要經過多長時間?

  答:我認爲,今年就差不多了。

  問:華爲會多元化發展嗎?

  答:我們不會拓寬我們的業務環境,煤炭行業和鋼鐵、碼頭、機場在5G的應用,基礎平台是一樣的,有些區別,但大多數技術是共同的,所以我們主要是拓寬電子系統和軟件計算系統在不同行業得到應用。我們深入對煤礦的了解,將來使我們的電子系統和軟件系統能夠爲他們提供非常好的應用服務。我們給煤礦提供的服務做得好的話,就如微軟給航空發動機提供信息服務一樣,有一個出色的服務模塊。微軟不會去造發動機,我們也不會去挖煤。

  華爲永遠不會多元化發展。我們提供的是一個平台,上面可以生長各種各樣的“莊稼”。我們給煤炭提供的平台,與給電信、交通提供的平台是一樣的,沒有多大變化。只是現在煤礦不太會用這個平台,我們就多參與一些,讓他們會用我們平台。

  ●終端不只是手機,華爲永遠不會出售終端業務

  問:榮耀業務剝離出去後因爲獲取了芯片供應,獲得了進一步的成功。華爲是否在考慮,或者有沒有考慮過剝離其他一些業務或産品線?

  答:榮耀的剝離是爲了上遊的供應商和下遊的渠道商。如果榮耀不向上遊的供應商采購零部件,就會導致各國的供應商受到傷害;如果沒有産品向下遊的渠道供貨,渠道就會幹枯,影響大量就業。因此剝離榮耀是在環境所迫的情況下所采取的行動。

  剝離之後,華爲沒有榮耀一分錢股票。他們的生産規模越大,就越擠壓華爲手機的生存空間,但是我們要理解供應商、渠道商和用戶的需求,應該克制自己,順應潮流。

  問:華爲未來還繼續保留高端手機業務嗎?還是說像榮耀一樣考慮出售?

  答:不要將終端只理解爲手機,只要與人、與物所有聯接的東西都叫終端。比如,用于汽車無人駕駛的激光雷達、超聲波雷達、多普勒雷達,家庭應用的煤氣表、水表、電視機、安全系統……都是終端,手機只是終端的一部分。所以,華爲未來可以轉讓5G技術,但是永遠不會再出售終端業務。

  ●我們不會放棄全球化理想

  問:關于芯片領域,華爲正在做什麽?有打算投資或收購相關芯片企業嗎?

  答:貿易是雙方受益的,不是哪一方單方面受益。美國公司向中國供應貨物,有利于它改善財務質量;如果華爲公司生産規模能擴大,也使美國公司供應能擴大,這是雙方有益的事情。我們還是期望能夠大量購買美國的器件、零部件、機器設備,美國公司也可以與中國經濟一起共同發展。

  我們只是埋頭努力做好自己能做的産品。因爲我們的産品非常好,世界就會有一部分客戶堅定不移地選擇我們,所以我們度過了艱難的2020年。我們要繼續服務好這些優質客戶,爲客戶創造價值,讓這些客戶相信我們。

  我們不可能投資芯片行業,這是砂子變電子的産業,我們的能力是數學,所以要依賴全球化解決。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會放棄全球化的理想,無論怎麽制裁、怎麽封鎖,堅持全球化的路線不動搖。

  人類社會在進步,世界上沒有一家公司能獨自完成全球化的産業,越來越需要全球共同努力。